广西益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Guangxi Yizhong culture media Co., Ltd
弘扬红色精神    推动文化建设

致敬!87位抗美援朝老兵“合影”来了

 二维码 1
发表时间:2022-01-14 11:45

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关爱基金的志愿者们,历时1个月,行程千公里,完成 87 位老兵的单人照片。经过后期制作,才有了下面这张珍贵的“合影”。“不留遗憾”,这个词在拍摄行动中时常被提起。正因如此,许多困难都被一一克服。目前,志愿者们已陆续将裱好的照片送到每一位老兵家中。

老兵就是敬畏历史。

硝烟散尽享太平,勿忘当年卫国人。

1000.jpg


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大“合影”。

历时一个月,奔波千公里,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志愿者为抗美援朝老兵摄制“合影”——

战场一别七十载,耄耋英雄再聚首

■沈娜 刘立国 本报记者 郭泓斌

“这张志愿军老兵的大‘合影’太珍贵了!”

“原来咱们身边有这么多志愿军老英雄,可不能忘了他们!”

“向英雄们致敬!” 新年前夕,在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举办的“纪念抗美援朝战争主题图片展” 中,一张特殊的抗美援朝老兵大“合影” 照片受到广泛关注。

大“合影”照片中的 87位老人都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平均年龄超过 90 岁。他们身着志愿军军服,胸前佩戴“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 70 周年”纪念章。尽管老兵们年事已高,但依然精神矍铄,散发着军人特有的精气神。

为老兵存照刻不容缓

摄制这张大“合影”照片的发起人是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负责人薛余华。

薛余华是一名退役军人,对志愿军老兵有着特殊的情感。2021 年初,他联系区慈善总会,成立了“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组织筹划了探访行动、光明行动、助养行动、心愿行动、冬衣行动、老兵故事会、生日祝福行动等 7 项关爱活动。“希望通过我们的行动,提醒更多的人不忘抗美援朝历史,不忘感恩英雄, 珍惜和平生活。”薛余华说。

1000 (1).jpg

走访调查中,薛余华发现,不到 1 年时间就有 10 位老兵先后离世。当时正 值电影《长津湖》热映,耳闻目睹身边的朋友、家人都在崇拜敬仰电影里的英雄, 而身边的老英雄们却在悄然离开。这令他感慨万千、痛心不已。

“有不少老兵拿着黑白军装照,为我 们讲述当年的战斗经历。他们都非常怀念自己的军旅生涯,想念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有人提出希望穿上老军装再拍一张彩色照片,也有人提出想见一下当年的老战友。考虑到老兵们年事已高、行动不便,我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为老兵们每人拍一张军装照,再将这些照片制作一 张‘ 合影 ’,让他们在照片中团聚。”薛余华介绍。

说干就干,为老兵存照刻不容缓 。在薛余华的组织下,由当地著名美术编辑何荣发、摄影家何利利和华玲娟组成的志愿者摄影团队迅即成立。

马不停蹄完成“合影”

据了解,富阳当时健在的抗美援朝老兵共 89 位,平均年龄 90 岁以上。不少 老兵已是 95 岁以上,还有的常年卧病在床,要想让他们在一起拍合照,几乎不可 能。可行的方法是先为每位老兵拍摄单人照片,后期通过技术合成在一起。

合影行动于 2021 年 10 月 25 日抗美援朝纪念日这天正式启动 。近百位老兵,分散在富阳区各个乡镇街道,这要跑多久?薛余华一跺脚:跑,要快速地跑, 更要科学地跑。他和几位摄影师反复研究拍摄方案,最后决定按照老兵们居住分布、年龄大小、身体状况,兵分几路分头完成前期单人照片拍摄。

1000 (2).jpg


摄影师何荣发向志愿军老兵周荣富展示拍好的照片。薛余华摄

但是,这么多老兵最后要合在一张照片上,还要显得自然,难度之大可想而 知。因为在照片中位置不同,拍摄角度也不同,而且在最前一排的,还得坐在统 一的椅子上拍摄。为此,他们根据前期掌握的部分老兵身体、身高等情况,确定 了每个人在“合影”中的位置。

在之后的日子里,何荣发、何利利、 华玲娟以及志愿者们,先后来到新登、万市、洞桥、胥口等富阳 16 个乡镇(街道), 总行程将近 1000 公里,终于完成了 87 位老兵的单人照片。至此,“合影”的前期准备工作基本完成。

1000 (3).jpg


志愿军老兵曹仁义与大“合影”组织者薛余华互敬军礼。

我又回到了当年战场

■原志愿军第十二军卫生部医护兵牟净尧

去年 12 月初,薛余华把他们团队给我拍的军装照送来了,一张单人照、一张合影。望着大 “合影”照片上战友们一张张笑脸,依稀看到当年大家冒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的英勇无畏,我仿佛又回到了抗美援朝战场上。

上战场那会儿,我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扎着一条很长的大辫子。当年,我在十二军卫生部卫校读书,得知前方需要医护人员,就主动写了申请书,要求上前线。到朝鲜的时候是个大冷天,积雪很厚,都到大腿根了。

我们医疗所驻扎在距离战场不远的防空洞, 条件比前线稍好一些。当时吃的是冻硬的馒头、 凉水拌的炒面,生活异常艰苦。战争是很残酷的,有些伤员被送来的时候,伤情很重,真是见者落泪。但是伤员们都很勇敢,20岁左右的年纪,不管受多重的伤,都忍着痛不哭不叫。正是他们用血肉之躯保卫了我们的祖国和人民,还有许多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朝鲜。

作为那场战争的亲历者,我荣幸地获得了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70 周年”纪念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 70 周年”纪念章。我想,如果能戴着纪念章、穿着志愿军军装拍一张彩色照片该有多好!

真没想到,小薛和志愿者们不仅帮我拍了军装照,还制作了大“合影”,圆了我这两年来最大的心愿!

一张大“合影”照片,穿越时空,让我们分享战友团聚的喜悦,尽享太平盛世、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