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益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Guangxi Yizhong culture media Co., Ltd
弘扬红色精神    推动文化建设

百色红色故事|“百色起义”中健在的百岁老红军——黄荣

 二维码 1
发表时间:2022-01-14 12:01

0013729ed1480f936a210e.jpg

“今年的7月1日是建党90周年,父亲非常高兴。他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而他的党龄也有82年了。我父亲对党的感情非常深,在建党90周年纪念日之际,他动情地向我们讲述了他当年一个人从巴马步行2天,到百色参加红军,然后随红七军主力进入中央苏区后,参见反‘围剿’作战,经历2万5千里长征后,再随陈毅参加淮海战役的峥嵘岁月。” “百色起义”中唯一健在的红七军,百岁老红军黄荣的女儿黄小南对前来疗养中心拜访其父亲的中国日报记者如是说。

黄荣,1911年生于广西巴马县西山乡。1927年,年仅16岁的黄荣进入东兰县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三届学习。1929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参加百色起义,在红七军军部卫生队任警卫员。1931年随红七军主力北上中央苏区,进入红一方面军第三期无线电培训班学习,开始红军通信工作创建。

黄荣担任过红三、五军团电台报务管理主任,红四方面军二局队长,中央军委二局科长。抗日战争时任新四军军部通讯总队副总队长,1949年底,任华东电信管理局副局长、上海电信局局长。新中国成立后,按照老首长张云逸的意见,从上海调回广西工作。任广西交通厅首任厅长,后任广西五、六届人大常委会主任。

“今年100岁的黄老已经在医科大附院疗养6年了。精神状态一直很好,我记得2008年时我来看他,他居然能背出当时广西的GDP总值和财政收入,甚至比上一年多了几个百分比,黄老都了若指掌”。李志鹏(原自治区组织部副部长,现任自治区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告诉中国日报记者。

7月16日上午,广西医科大学附院老干部疗养中心的一间病房,安静而温馨。听说记者要来采访,100岁高龄的黄荣老人早已坐到病房的会客厅等候。

已有百岁高龄的黄荣,虽然说话已经含糊不清,行动也比较迟缓,需要人从早到晚照料,甚至连挪动一个座位,都需要“搀扶”,但是他的精神状态仍然可以用矍铄二字来形容。

回忆当年亲历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黄老先生仍然历历在目,他感慨万千地向我们详细讲述了其“过雪山”的经历:

“越往上爬,天气越冷。空气越稀薄,呼吸越困难。快到山顶,开始进入了冰雪世界,雪花飞舞,狂风呼啸,鸡蛋大的冰雹劈头盖脑地迎面打过来,无法躲开,砸死砸伤一些战友。到了山顶,雪深到膝盖,空气稀薄,天气寒冷,风大难走。每走一步都很吃力,简直就是一步一喘。特别受不了的是冷,很多人只穿草鞋和单衣,冻得浑身发抖。嘴唇发白。我身边不少战友就倒在严寒的袭击下,从此长眠在大雪山。”

“头晕、胸闷、两脚发软,浑身无路……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山陡雪滑,下山时有些同志干脆就往下跳滑下去,我把身一横,眼一闭,翻身就往下跳,刚好踹在一个雪堆上,一下子把勉强栓在脚上的草鞋踹松了,穿不住,连带着捆(绑)在脚上的羊毛也散开了,雪水直往绑腿里渗—我知道自己已经是打着赤脚在雪地里走了。开始,还能感觉到双脚刺痛,慢慢就麻木了。身上越来越冷。全身抖得牙齿‘咯咯’地打颤,两只脚越来越不听使唤,渐渐地我掉在了后面。周维队长(著名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少将。中央军委无线电总队报务主任,红五军团司令部无线电第三分队分队长,红三十一军电台队长。参加两万五千里长征。1970年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六十四岁。)看见我掉了队,一问知道我光着脚,便从行李袋中取出自己备用的草鞋叫警卫班长送给我。当时班长对我说‘周队长知道你掉队了,叫我给你送鞋,快穿上,赶上去。’这就是‘雪中送炭’!!尽管七十多年过去了,但每当看到或者听到‘雪中送炭’这个成语,我脑海里就浮现出周队长对我深情的关怀,终身难忘。”

广西巴马西山的贫困山区走出来;经历风雨革命征程84年,亲历百色起义,参加反“围剿”作战和二万五千里长征,三过雪山草地;新中国成立初期任华东电信管理局副局长、上海电信局局长。后按照张云逸的意见,从上海调回广西工作。任广西交通厅首任厅长。

黄荣从红七军的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广西交通厅的第一任厅长,原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他不仅是广西发展的参与者,也是见证者。

这位当年为了翻身求解放,从巴马西山乡参加百色起义,至今仍深怀浓重思乡情结的老红军,在谈到家乡的发展建设时,激动不已:“如今,公路通到了家门口,把农产品运到县城只需17分钟。行路难和肩挑背驮的原始运输方式,已成为历史。人们走村串户、赶圩走亲戚,甚至下田间劳作,以车代步不再是新鲜事。如今家家盖起了楼房,修建了水柜,村里建起了学校、卫生院和敬老院,群众的生活得到了改善。老区人民永远不忘共产党的恩情啊。”

“1949年4月我父亲后来随陈毅前往上海,当时他被任命为上海电信管理局局长。后来时任中共广西省委书记兼省政府主席张云逸提出,我父亲是个人才,希望他回来支援广西建设。”黄小南说。

“起初我的母亲是不同意的,因为当时广西的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但是父亲仍然义无反顾的答应回来。当时回到广西工作的工资比在上海所拿工资降了三分之一呢。”黄小南补充。

“我父亲是一个一身正气,虽位高权重,却平易近人。对身边的亲人,朋友,哪怕是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家里的保姆都十分的关心和照顾。对于子女的教育,父亲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要饮水思源’。他经常告诫我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已经陪伴在黄老先生身边12年的生活秘书,唐述佶告诉记者“虽然黄老现在身体状态不是很好,但是他仍然很关心广西的发展。同时,也很关注国家大事。现在的他,每天早上8点起床,吃过早饭后,都要坚持看一个小时的新闻和报纸。此外,黄老还坚持每天练硬笔字”。

得知黄老对书法情有独钟,我们便邀请其“露一手”,老人家欣然接受,并写下了“没有共产党,便没有新中国——老红军黄荣”。